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工農家園 > 工友之家

穿越火线好号:塵肺十年:那些掛在氧氣機上的風箏

2019-05-23 14:08:49  來源:凹凸鏡DOC  作者:楊欣琦
點擊:   評論: (查看)

穿越火线宣传片视频 www.enhot.icu   下過雨的院子,牽?;ㄅ纜獎?,雜草從泥土里肆意生長,空氣中散發著芬芳的氣息。方建峰扯著輸氧管頹然站在院子中央,和背后一片盎然的景象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他像是一只滿目瘡痍的風箏,搖搖欲墜地掛在氧氣瓶上,飛不高,也飛不遠。氧氣的線一斷,生命也跟著驟然墜落,一切悄無聲息。

  

打不開?點這里>>>

  凌晨一點,方建峰又一次從床上醒來,或者說他根本沒有睡。被粉塵顆粒不斷侵蝕的肺使他每一次的呼吸都極為困難。

  他緩慢地挪動起身體,佝僂在床側,鼻子上掛著的輸氧管并不能使他的呼吸輕松一些,一旁是咕嚕咕嚕冒著泡的制氧機在24小時不間斷地工作著。

  呼吸這種對常人來說再平常不過的事情,對他來說卻像是無力償還的高利貸,而“塵肺病”則是債主,不停地壓榨著他剩余的生命。

  

3.webp.jpg

  一

  福建省莆田市,某石雕廠內,工人正在用手持切割機切割石板。鋒利的據片落在灰白色的大理石上,伴隨著刺耳的噪音,激起一團團塵,塵又伴隨著地心引力,飄掛在石雕工人的身上。污染指數達到PM10的顆粒污染物代替了空氣,被工人們吸入肺中。

  今年30歲的方建峰曾經也是一名石雕工人。但他20歲時便罹患上塵肺病。“16歲時由于成績不好沒考上高中,只能輟學打工。那時候力氣大得像頭牛,每天能干十幾個小時,干干凈凈進去,出來的時候都是看不見人。”他嘶啞的嗓音,像是一臺老化的鼓風機,無力支撐這微弱的生命爐火。

  

4.webp.jpg

  塵肺,也稱肺塵埃沉著病,該病是由于在職業活動中長期吸入生產性粉塵,并在肺內潴留而引起的以肺組織彌漫性纖維化為主的全身性疾病。塵肺發生病變程度與肺內粉塵蓄積量有關,蓄積量主要取決于粉塵的濃度、分散度,接塵時間和防護措施。粉塵濃度越高,分散度越大,接塵工齡越長,防護措施差,吸入并蓄積在肺內的粉塵量越大,越易發生塵肺,病情越嚴重。

  “05年的時候老是咳嗽,以為是感冒,就拿感冒藥吃,吃了很久不見好轉,入院檢查,醫生說你這是塵肺,需要休養。”

  這一養,就是十年。

  “十年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過來的,對生活沒有任何期望,行尸走肉一樣。”本來正值壯年的方建峰,體重卻還不到80斤,形容枯槁的骨架上沒有肌肉,也沒有脂肪,只有一層表皮松散無力地包裹在身上。

  由于疾病的原因,從20歲開始,方建峰便一直在家養病,高昂的醫藥費和不斷更換的氧氣罐,使本來就不寬裕的家庭負債累累。生活的重擔被迫由年邁的父母和妻子扛了起來。妻子負責照顧兩個年幼的孩子和方建峰的身體。

  母親每天凌晨四點起來做飯,早飯后六點多出門去工地做工。干得是力氣活,要反復搬起大約二十斤重的水泥玉石板,一搬就是一上午。在工地做完工,又要趕著去菜地做下一份工。

  金錢就像水泥,可以加固人的生命,可以防止人們的生命和他們最親愛的人一起潰散。

  “晚上睡不著覺,不敢閉眼,他睡著了我才能睡。”淚水在母親布滿褶皺的臉上縱橫交錯,疲憊的語氣中滿是心酸和無奈。

  “不能賺錢沒關系,人在就行。”

  二

  但是親人的撫慰似乎緩解不了現實的殘酷和塵肺病人內心脆弱。

  確診之后,老板拒絕應給的賠償,拿著錢消失了。方建峰母親曾多次找過政府,希望政府能夠出面幫助解決問題,無果。

  “像是得了艾滋病。”方建峰說,“在莆田,還有很多和我一樣得了這個病的人,都是年輕人,但他們都不好意思說,很多人娶了老婆,不敢說,怕老婆跑掉,因為大家都知道,得了這個病就只能等死嘛,很多人死掉就死掉了。”

  在塵肺病人的觀念里,這個病是難以啟齒的,一些人諱于檢查,好像從確診的那一刻開始,便失去了正常人的身份,被提前宣告最終的死亡。而以前家底的薄厚,則決定著病人求生之路的軌?;撼?。

  五月梅雨季,豆大的雨點不?;鞔蜃虐卟得固Φ耐叨?,陰霾籠罩著天空,和病人肺中沉積的粉塵一樣揮散不開。塵肺病人的余生是一個拉長了的消音過程,連同親人的悲痛一起被時光損耗。

  塵肺救助組織“大愛清塵”,曾經用監聽儀器錄下垂危病人肺中的聲音。像是落滿塵土的磁帶,只余嘶嘶回音。似乎生命終將化為塵埃,又仿佛從來不曾存在。

  “自殺過,沒成功。有時候半夜難受,痰堵在喉嚨里咳不出,就想,死掉就死掉,可這病讓人生不如死。”被病痛折磨得心力交瘁的方建峰,現在最大的心愿就是看著兩個孩子長大??醋拋約荷難有?,或許是上天能給他最大的慰藉。

  下過雨的院子,牽?;ㄅ纜獎?,雜草從泥土里肆意生長,空氣中散發著芬芳的氣息。方建峰扯著輸氧管頹然站在院子中央,和背后一片盎然的景象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他像是一只滿目瘡痍的風箏,搖搖欲墜地掛在氧氣瓶上,飛不高,也飛不遠。氧氣的線一斷,生命也跟著驟然墜落,一切悄無聲息。

  

7.webp.jpg

  2016年12月22日,方建峰因病情惡化在醫院去世。他的心愿最終未能實現,而他不到80斤的體重,卻成了他和家人這一生都無法承受的重量。

  據統計,中國大約有600萬塵肺病人,每年死亡人數是其他工傷死亡總數的3倍,是職業病中最嚴重的病種,其中農民工占9成,他們曾是煤礦工人、金礦工人、石雕工人,他們大多數就業環境差,缺乏健康知識,沒有相應的社會保障。他們生活在社會底層,得不到關注。

  這篇文章取自紀錄片《塵肺十年》。謹以此文,希望能為塵肺病患者發出一點微弱之聲。希望有一天,他們能夠自由呼吸,像呼吸一樣自由。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