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紅歌會網評

穿越火线4月20号活动:網評:“掃黑除惡”是一場方向性的斗爭

2019-04-27 08:16:58  來源:穿越火线宣传片视频  作者:輕松笑
點擊:   評論: (查看)

穿越火线宣传片视频 www.enhot.icu timg (25).jpg

  其實細細想來,我們每做一件事情,最關鍵的并不是把這件事情做了,而是要把這件事情做好。單純只是做了的話,天底下的事情就太容易了,簡直易如反掌!比如:老師要我寫一篇2000字的論文,我大筆一揮“鬼畫符”,這也叫“做了”呀,至于這個論文的可讀性、價值性等等,那就不歸我管了。

  同理,對于“掃黑除惡”這件利國利民的事情,我們也不能僅停留在“做了”的基礎上,既然做,那就要把它做好!怎樣才能算做好呢?認真、專注、一絲不茍……最關鍵的是——方向要對了!方向不對,做得越多,錯得越多。這一點,我們是有深刻體會的!

  前不久,有人把失獨家庭和精神病患者列為掃黑對象,立刻引起社會一片輿論;后來,又有人把醫生列為掃黑對象,再次引起社會一片嘩然;再后來,還有人把教師也列為了掃黑對象,馬上又是一片社會驚嘆!

  大家的反應是不是太過于“夸張”了呢?我們可以打比方來說明。

  父母從小把我們養大,他們付出了艱辛的努力,養育我們、教會我們很多東西,父母是偉大的??墑?,在我們小的時候,父母對我們的管束也是非常嚴厲的,有時候不聽話甚至大打出手。然后,問題就來了,我們國家《未成年人?;しā飯娑?,任何人不準打孩子,父母這算是違法嗎?理論上當然違法了。再說,按照人人皆享有“民主、自由”的權利,父母明顯剝奪了我們的“民主、自由”,也是違法的……細細數來,天吶,父母竟在我們身上干了不少“違法”的事情,那么,父母算不算“黑惡勢力”呢?

  曾經聽說過這樣一個故事:有位初中生,剛好學了《思想政治》關于《未成年人?;しā返目緯?,回家因為自己做錯了事,被父親扇了兩耳光,于是便把父親告上了法庭。結果,法院判其勝訴,要求父親當眾向他賠禮道歉、賠償精神損失費……結果的結果,20多年來,父子形同陌路,而這位學生也只能在無親無故、無家可歸悔恨之中度過慘淡人生。

  錯誤是從什么時候開始鑄成的?為什么會將一名少不經事的學生引向如此境地?難道這就是我們想要的結果嗎?當我們把父母的教導納入法律的管制范圍以內,把熊孩子“放縱”的天性視為他們正當合理的訴求時,父母自然就成了“黑惡勢力”,悲劇自然就無可避免。這里面,我們什么樣的“權利”、“義務”、“法治”都考慮到了,唯獨漏掉了“人心”!

  “人心”是什么?有句話叫做“得民心者得天下”,憑什么?很簡單,就憑“人心”才是方向!失去“人心”就失去方向,失去方向,做得越多,錯得就必然越多!父母對孩子的管教失去“人心”的考量,就變成父母剝奪了孩子“民主、自由”的“違法”行為,這就是該案的荒唐之處!也是這一家人悲劇的開始。

  “民心所向”就是我們的方向,這是最基本的事實,如果連這一點都被打破了,我們還想做好事情,那無異于癡人說夢。

  其實,單就“掃黑除惡”這場斗爭來說,如果沒有“人心”的指引,社會上的“黑惡勢力”可以龐大到我們不敢想象的地步!剛才用血淋淋的事實說明了一個問題:不考慮“人心”的成分,父母也可以是“黑惡勢力”;老師自然也可以是“黑惡勢力”,學校也可以是“黑惡勢力”;社會上一切組織、集體,或者個人,都可以是“黑惡勢力”!甚至,整個社會都在“黑惡勢力”的籠罩之下!

  不信嗎?舉個極端例子:我們要所謂的“民主、自由”,可是,因為法律的存在,我們就失去了很多的“民主、自由”,法律豈不是成了限制我們“民主、自由”的罪魁禍首了嗎?這豈不是說明法律也“違法”?制定法律就是個錯誤?法治之下,誰用誰“違法”,“依法治國”自然就成了剝奪“民主、自由”的堅定口實,自然就是“黑惡勢力”!

  荒唐嗎?很荒唐!可是,這個荒唐是怎樣產生的?從對“黑惡勢力”的定義沒有了方向開始,必然就會產生這樣的荒唐結論。

  所以,掃黑除惡根本上來說,就是一個“方向”問題。這里的“方向”應做兩層含義來理解:第一、掃黑除惡的對象問題;第二、掃黑除惡的策略問題。

  掃黑除惡是要有對象的,這個對象就是“方向”的第一要義。

  毫無疑問,這個問題在廣大人民群眾中是很明了的,唯一不明了的正好是執行“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人!為什么?因為利益!

  “黑惡勢力”就在官僚體系內!你到民間來大聲嚷嚷,看起來聲勢浩大,但方向是錯誤的,事情自然辦不成。難道不是嗎?官官相護算不算黑惡勢力?官商勾結算不算黑惡勢力?官匪一家算不算黑惡勢力?這些明顯的黑惡勢力鏟除了嗎?明面上的尚且逍遙法外,背地里的你又能耐他何?把“掃黑除惡”的矛頭指向那些失獨家庭、醫生、教師、精神病患者……你能說自己是清白干凈的?你能說自己沒有私心?你能說不是因為自己擔心被抓而轉移斗爭視線?騙誰呢?

  自古以來的經驗告訴我們,只要官僚系統內出“青天”,民間往往一片祥和;相反,如果民間一片怨聲載道,請放心,到官僚系統里面查一查,一查一個黑惡勢力團伙,準沒錯!這就是“掃黑除惡”的對象問題。

  掃黑除惡是必須有策略的,滿大街貼廣告,那不叫“掃黑除惡”,那叫宣傳,宣傳跟做事是兩碼事。如果我是黑惡團伙,看到滿大街的掃黑除惡標語,再看看自己沒事人一樣,我不會認為我馬上就要被抓。古代貼通緝令還畫張人像呢,你滿大街貼標語,誰知道你要掃誰。所以,掃黑除惡要有策略,這就是“方向”的第二要義。

  黑不黑,群眾的切身體會最能說明問題,群眾的“一片祥和”跟“怨聲載道”之間就為我們指明了方向。所以,“掃黑除惡”必須依靠群眾!在群眾那里,我們能最大限度獲取黑惡勢力的詳細信息,這將會大大提高掃黑除惡辦事效率。脫離群眾,只知道自己自娛自樂,滿大街呼喊,沒用!

  其實,今時不同往日,黑惡勢力再怎么強悍、猖獗,終究抵不過國家機關的圍追堵截。要放到古代,說不定還會有什么“超人”般的存在,令那些國家捕快也無可奈何。在這種情況下,很大程度上,只要認定“黑惡勢力”,掃黑除惡就是手到擒來的事情,所以說,“掃黑除惡”是一場方向性的斗爭,而不是其他。

       文/ 輕松笑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