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穿越火线交易宝箱怎么获得:張志坤:中國該如何面對中美關系的失敗

2019-05-10 10:32:02  來源:穿越火线宣传片视频  作者:張志坤
點擊:   評論: (查看)

穿越火线宣传片视频 www.enhot.icu   筆者按:這是本人2016年5月所寫的一篇網文,現如今在網絡上搜索偶爾還能見到,但基本已被刪除。顯然,這樣的文章不合時宜,正能量也不夠,招人不待見在所難免。但竊以為這等消極的東西也不無警示之義,亦可為兼聽之言,是以再次貼出,庶幾做鶴唳風聲之語也。

  中美關系的發展并不以中國的意志為轉移,這已經為有史以來的中美關系實踐所證明,鑒于目前中美關系暗流激蕩,中國必須為不久之后的某一天中美關系全面失敗做好充分的準備。

  提出中美關系失敗這一命題,絕不是危言聳聽,也不是天方夜譚,而是擺在中國眼前的現實危險。

  中美關系一直處在調整變化之中。兩大陣營對峙時期,中國屬于屬于社會主義陣營的一部分,與美國的關系是敵對與斗爭的關系,進入七十年代以后,中國在政治上高舉反帝反修的大旗,在實際操作上則借力打力,形成了著名的中美蘇戰略“大三角”。八十年代以后,改革開放的中國全面向西方靠攏,中美關系一度接近于準盟國的程度。但是冷戰結束蘇聯垮臺,中美戰略婚姻的基礎瞬間崩潰殆盡,中美關系開始了新的調整定位。現在,中國已經“榮升”為美國全球戰略的頭號對手。有人曾問美國總統奧巴馬,什么國家將會在未來數十年內成為美國最大的挑戰?奧巴馬毫不含糊地回答,中國。因此,在不同的國際戰略背景下會有不同性質的中美關系,這是中美關系發展的一條基本定律。

  設計規劃中美關系,對中美兩國政府來說,都屬對外關系頭等重要的戰略任務。1976年以前,對于中美關系,中國方面擁有較大的駕馭能力,不但可與美國平分秋色,且還能略占上風;八十年代末期,鄧小平似乎有對中美關系做適度微調的摸樣,在北京接見戈爾巴喬夫,推動中蘇關系正?;?,隱然有新三角的涵義于其中。但遺憾的是,蘇聯隨即崩潰,全球既有的戰略結構頃刻間分崩離析,世界進入了一個比較漫長的戰略重組階段。在這一歷史階段中,中國忠實地貫徹了“韜光養晦”的戰略,雖然不能說在全球戰略上無所作為,但基本上無大作為,是以進入九十年代以后,中國就基本失去了中美關系的主動權與主導權。在2000年前后的一個時期,中國曾提出一個中美“建設性戰略合作伙伴關系”的構想與設計,將中美關系定性為“一種新型的國家關系”,其基本特征是發展友好,不搞對抗;相互尊重,平等互利,求同存異;不針對第三國等等,并隆而重之地寫進《中美聯合聲明》當中。但是,中美關系的實際發展卻與此有相當大的距離。現如今回過頭來看,這一設計基本沒有實現,因而成了一個主觀的畫餅式的東西。正是因為這個東西不管用了,所以,在新形勢、新局面下,如今又演繹延伸提出了“中美新型大國關系”的命題,所反映的基本上還是中國方面的愿望與需求。這一命題提出至今已經有四五年的時間了,從實際運行的效果上看,對于這一命題,美國方面始終不置可否,但美國在處理對華關系上不但根本不受這一命題的約束,甚至根本就沒有對這一命題的核心要旨有所考慮。現在,美國對中國的戰略定位已經明確,基本上已把中國定位于美國最主要的戰略對手了,所以,這一命題的結果與命運同上一個設計將不會有太大的區別。

  中美關系之所以出現這樣的結果,并非由于中國對美關系努力不夠,工作不到位,也并非源于美國部分人的冷戰思維,而是一種戰略宿命。從根本上說,歷史已經把中國推到了與美國接近的位置上,而這一位置上的角色,其前途要么是取代美國,要么被美國所打下去,二者必居其一,除此以外別無它途;從當前局勢看,在“重返亞太”戰略的驅動下,中美關系當然要重塑重構,用美國方面的戰略術語表達,就是“戰略再平衡”,也必然要導致原來的中國設計被覆蓋、被否定。

  必須說明的是,中美關系目前的現狀,甚至無關乎南海局勢。有人天真的以為,如果當初中國不在南海島礁上人工造島,不展示中國的戰略進取心,而一門心思的繼續“韜光養晦”,中美關系就不會在南海出現今天如此這般的僵局了。

  這是十足的幼稚。狼與羊的故事告訴人們,狼要吃掉小羊,不管怎樣都會找到借口。南海問題不過是美國所抓到的一個借口或者突破口而已,即使沒有南海問題,美國還還可以找到其它借口,類似于伊拉克“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理由比比皆是,美國完全可以信手拈來。所以,任何中國人都完全可以不必為中美關系走到目前這一步而有什么后悔的。

  但是,不能不承認的是,這的確是中國對美關系的一種失敗。

  因為這意味著,今后的中美關系將按照美國所設計的路徑與路線向前發展了,而美國所設計的中美關系將有怎樣一種前景,只要看看目前美國所實施“重返亞太”戰略對中國產生了怎樣什么影響,也就能知道大概了。中國過去曾聊以自慰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誰也離不開誰”將徹底變味;過去甚囂塵上之所謂中美兩國“只能合作,除了合作別無出路”將成為可笑的廢話,中美關系只能在“合作”之外尋找第三條道路了。

  站在中國立場說,這是中國對美政策的失敗。正像一些美國人士攻訐美國政府對華政策失敗一樣,中國所設計的中美戰略關系框架的失敗,也意味著中國對美政策的失敗。

  這一失敗將給中美關系帶來強烈的沖擊。中美兩國的戰略對抗將日趨公開化、表面化,對抗將向全領域方向發展,將出現全般化發展,將高潮迭起,波瀾不斷,一浪高過一浪,中美之間的戰略穩定將不復存在,迎來一個嚴重的動蕩期,中國是美國的挑戰,而美國將成為中國更大和更嚴峻的挑戰。

  這一失敗還將對中國國內及世界局勢產生復雜的影響。

  就中國國內而言,首先遭遇毀滅性打擊的是普世勢力。長期以來,他們一直都把理想寄托在中美“殊途同歸”上,而一旦中美分道揚鑣,他們就將如孤魂野鬼一般,淪落到比喪家犬還要悲慘的處境(有關這個問題,可參見筆者2012年《中國和美國:到底誰“撐不住”》一文);其次遭遇沉重一擊的是中國目前國際關系領域主流“專家”、“學者”。長期以來,這些人盡情地謳歌中美關系,為中美關系唱了許多肉麻而不切實際的贊美詩,中美關系失敗之日,就是他們理論學說的破產之時;最后,遭遇嚴重損失的還有那些不言自明的利益集團。這些利益集團已經把自身的利益與美國牢牢地捆綁在一起,屆時中美兩國到底“離婚”分手了,他們這些政治與經濟中西“混血兒”,就將有生離死別一般的難過。

  當然,上述這些也只是國內局勢所反映出的三種主要情形,至于其它方面的連帶反映,那要廣泛與深刻得多。僅僅基于上述三種主要反映,中國也完全有可能出現一次社會關系的大調整。

  就國際局勢而言,伴隨中美關系的失敗,將出現一連串國家關系的失敗,比如中日關系、中菲關系,以及中澳關系、中英關系等。日本與菲律賓都曾經是中國的戰略伙伴,中國都曾與他們建立了流行時髦的戰略伙伴關系。現在再提這個茬似乎有點揭短,但筆者其實并沒有這個意思。事實上,中日關系已經失敗了,只不過雙方為著回旋空間起見,還都留有一些余地;中菲關系也已接近失敗了,杜特爾特上臺也改變不了這一現狀。展望未來,凡屬美國的盟國,與中國的關系都有失敗的可能,其中,越是與美國關系密切的,這種可能性越大;即使一些國家不會因中美關系失敗而將自己與中國的關系搞砸,但也要相應地做大幅度的調整。而且,作為西方世界的領導,美國也必定要推動其盟國這樣做,在此,任何人都不要低估美國在全球范圍內的戰略動員與組織能力。總之,中國所面臨的國際環境也將因之而發生一場巨變。

  對此,中國應該怎樣面對,做什么準備和采取什么樣的政策呢?

  中國需要做的準備可謂方方面面、千頭萬緒,包括思想輿論準備,經濟政治準備,軍事戰略準備等等。現在看來,軍事戰略準備雖然還很不足,但畢竟有所準備,這差不多已是公開的秘密了,相對而言,經濟政治準備可謂嚴重不夠,至于思想輿論上,非但沒有什么準備,相反還在使勁地搭建中美關系的空中樓閣。這是完全不應該的。以筆者的愚見,現在最需要準備的恰恰是思想輿論準備,要趕快給自己找臺階下,不然,沙丘上的樓閣越搭越高,結果只能是摔得越來越重。在這方面,中國應該好好向美國學習,看看美國方面,為了把中國打造成美國最主要的戰略對手,近十幾年來在思想輿論方面做了多少鋪墊,不然,中國怎么會在美國在戰略文件上,能榮幸地與伊朗、朝鮮、基地組織、ISIS同屬一丘之貉呢?

  至于對策,筆者以為最重要的就是兩點:

  其一,盡快推動中國社會轉型,包括政治轉型與經濟轉型。特別是經濟轉型,要從嚴重依賴西方貿易特別是中美貿易的桎梏中掙脫出來,實現對外貿易與對外經濟關系的多元化、多樣化,同時加大戰略儲備的力度;

  其二,加快改革國際秩序的步伐,締造新的國際政治與軍事體系,推動世界戰略的新平衡;

  當然,做到上述這些并非易事,但目前看,中國依然擁有時間上的優勢,時間還在中國這一邊。關鍵的問題是中國必須對中美關系真正覺悟警醒起來,如果繼續陶醉在“壓艙石”的保障中,繼續沉迷于所謂“和平與發展”的“時代主題”論中,中國就很可能要遭遇噬臍何及的危險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