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縱論天下 > 學者觀點

穿越火线手游龙啸bug:迎春:時代潮流是什么?——評《人民日報》的《搞科技霸權就是阻礙發展進步 拒絕競爭必將失敗》

2019-05-27 15:54:48  來源:穿越火线宣传片视频  作者:迎春
點擊:   評論: (查看)

穿越火线宣传片视频 www.enhot.icu   《人民日報》5月26日發表了《搞科技霸權就是阻礙發展進步  拒絕競爭必將失敗》的文章,看了以后十分驚訝:文章居然顛倒了對時代潮流的認識;中國共產黨的機關報竟刊載這樣的文章,要把共產黨員、人民群眾引向何方?

  文章說:“美國一些政客竟然逆時代潮流而動,祭出科技霸權主義大旗,企圖以拒絕競爭的種種蠻橫之舉擠壓國際合作空間,打壓其他國家發展壯大的合理權益。”作者所謂的“時代潮流”,顯然是指“經濟全球化”和競爭,這恰恰顛倒了對于時代潮流的認識。

  《中國共產黨黨章》明確指出:“中國共產黨的-----最高理想和最終目標是實現共產主義。”實際上已經指出了歷史發展的方向和當前的時代潮流,就是無產階級革命,就是社會主義運動,而不是什么“經濟全球化”,更不是什么競爭。

  “經濟全球化”是資本主義經濟全球化,還是社會主義經濟全球化?當前的經濟全球化,其實是資本主義的全球化,而不是社會主義的全球化;競爭就是資本主義社會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人與人之間的關系。資本主義經濟全球化怎么成了當前的時代潮流?

  馬克思、恩格斯早在《共產黨宣言》中就指出:“資產階級的滅亡和無產階級的勝利是同樣不可避免的。”(《馬恩選集》第一卷    第263頁)馬克思在《資本論》中也明確指出:“生產資料的集中和勞動的社會化,達到了同它們的資本主義外殼不能相容的地步。這個外殼就要炸毀了。資本主義私有制的喪鐘就要響了。剝奪者就要被剝奪了。”(《資本論》第一卷   第831-832頁)列寧則總結了馬克思、恩格斯逝世以后資本主義的發展,得出資本主義已經由自由資本主義發展到了帝國主義階段和帝國主義“是垂死的資本主義”的論斷。(《列寧選集》第三卷   第843頁)斯大林更明確地指出,當前的時代是帝國主義與無產階級革命的時代。(參看《論列寧主義的幾個問題》斯大林   《列寧主義問題》第134頁)毛澤東在《新民主主義論》中說:“共產主義是無產階級的整個思想體系,同時又是一種新的社會制度。”“資本主義的思想體系和社會制度,已經有一部分進了博物館(在蘇聯);其余部分,也已‘日薄西山,氣息奄奄,人命危淺,朝不慮夕’,快進博物館了。唯獨共產主義的思想體系和社會制度,正以排山倒海之勢,雷霆萬鈞之力,磅礴于全世界,而保其美妙之青春。”(《毛澤東選集》第二卷   第686頁)這些論述都說明時代的潮流是無產階級革命,是社會主義運動,而不是資本主義“經濟全球化”。

  歷史已經證明這些論斷的科學性。巴黎公社的革命、十月革命的勝利和新中國的建立等歷史事實,都證明了上述論斷的科學性。根本改變人類社會幾千年的私有制度和私有觀念,不可能一蹴而就,必然要經過曲折和反復斗爭。蘇聯的解體和我國的改革開放都是這種曲折和斗爭的表現。這些曲折不過是資本主義復辟的逆流,怎么能夠把資本主義經濟的全球化認為是時代的潮流?怎么能夠把競爭看做時代潮流?特別是作為中國共產黨喉舌的《人民日報》,怎么能夠堂而皇之刊載這樣的文章?!

  作者還說:“幾十年前,中國在被西方封鎖的艱難條件下,依然造出了‘兩彈一星’。今天,中國科技創新發展的步伐更不會因美國一些政客的鼓噪和干擾就停下來。”是的,當年我國在那種艱難的條件下造出了“兩彈一星”。不過當時我國順應時代潮流,實行的是社會主義公有制,建立了獨立的工業體系和科學技術研究體系,處于資本主義世界經濟之外;那時我國沒有資本家,勞動群眾是為社會勞動,為自己勞動,所以能夠造出“兩彈一星”;而現在融入世界資本主義經濟體系,勞動群眾為資本家而工作,因此,必然被美國打壓。作者忘記了毛澤東時期與改革開放時期兩種經濟性質、兩種時代潮流的根本區別。

  文章說:“搞科技霸權就是阻礙發展進步。”其實資本主義制度早就阻礙社會、經濟的發展進步了,所以,資本主義經濟全球化是時代的逆流,而不是時代潮流!

  文章作者又說:“一些美國政客刻意忽視常識,頻頻人為干涉正常的科技合作和市場競爭。”作者根本不懂資本主義的本質,不懂競爭就是弱肉強食,就是叢林法則,就是你死我活的斗爭,沒有什么“人為干涉”不“人為干涉”。恩格斯早在《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中指出:“一旦社會占有了生產資料------生存斗爭停止了。于是,人才在一定意義上最終地脫離了動物界,從動物的生存條件進入真正人的生存條件。”(《馬恩選集》第三卷   第441頁)可見,只要順應歷史潮流,進入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社會,像毛澤東時期那樣,資本主義的競爭關系必然消滅,人們就一定會進入互助合作的新時代。

  文章作者還好心奉勸:“美國不可能靠雕蟲小技、旁門左道保持領先地位。”看來作者根本不懂帝國主義本質。帝國主義為了“保持領先地位”,可以不惜采取任何手段,以至發動戰爭,用槍炮、用血和火、用犧牲人們的生命等等。兩次世界大戰是為了“保持領先地位”;二十一世紀初美國入侵伊拉克,在中東挑起戰端以及現在對付伊朗的霸道行徑,也是為了保持美國的領先地位;回顧新中國的歷史,美國為了保持領先地位,不許其他資本主義國家與我國進行貿易,妄圖從經濟上把我國“扼殺在搖籃里”;在我國要求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則強迫壓低關稅,允許外資以優越的條件進入;正是我國為美國等發達資本主義國家提供廉價生活用品,給資本家提供廉價勞動力商品,使資本家賺得盆滿缽滿;世界經濟?;⒁院?,美國資產階級沒有錢購買我國商品和壓制技術發展時,特朗普就不顧一切,對我國的商品加征稅收,制裁我國的企業等等。這些就是帝國主義的本來面目,而文章作者卻說什么:“這樣的行徑,何其無理,又何其霸道!”說明作者一點歷史知識和常識都沒有。

  作者的全文只引用了一句亞當.斯密的話,根本沒有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和毛澤東等無產階級領袖的思想和語言??杉髡呷肥凳?ldquo;不忘初心”,他的“初心”不是《共產黨宣言》,不是消滅資本主義私有制,而是發展資本主義和亞當.斯密。對于作者的初心要給予批評,更加要質問的是《人民日報》作為中國共產黨是機關刊物,怎么能夠堂而皇之的發表這樣的文章?要把中國共產黨員和勞動群眾引向哪里?!《人民日報》發表這種顛倒時代潮流這樣重大理論問題的文章,突出反映了當前思想界、社會科學界的嚴重混亂!

  附錄:

  人民日報:搞科技霸權就是阻礙發展進步 拒絕競爭必將失敗

  “一個事業若對社會有益,就應當任其自由,廣其競爭,競爭愈自由、愈普遍,那事業就愈有利于社會。”在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的今天,亞當·斯密這句話依然具有啟發意義。

  令世人驚詫的是,美國一些政客竟然逆時代潮流而動,祭出科技霸權主義大旗,企圖以拒絕競爭的種種蠻橫之舉擠壓國際合作空間,打壓其他國家發展壯大的合理權益。

  一段時間以來,美國政府濫用國家力量,頻頻向靠艱辛努力走到世界前列的華為等中國高科技企業開火。在沒有任何事實根據和確鑿證據的情況下,以所謂的“竊取機密”、威脅“國家安全”等莫須有的罪名為借口,禁止華為參與美國的電信設備,尤其是5G設備網絡的建設;隨后,又以一紙行政禁令將華為及其附屬公司列入出口管制“實體名單”,操控多家美國公司“斷供”華為……以“有罪推定”肆意抹黑,動用國家力量刻意打壓,甚至要求相關企業“組團”圍堵遏制,這樣的行徑,何其無理,又何其霸道!

  作為世界上的科技強國和經濟大國,美方本應該明白科技發展的規律、懂得市場競爭的好處。然而,一些美國政客刻意忽視常識,頻頻人為干涉正常的科技合作和市場競爭。如果實在找不到理由,就拿“國家安全”說事。人們不禁好奇,如果動不動就能威脅美國“國家安全”,那這個頭號科技強國也未免太脆弱了。明眼人一看就知,美方之所以以“國家安全”為由打壓中國企業,無非是要遏制中國科技發展勢頭,為美國企業在全球搶奪5G技術等高科技領域市場、維持在國際產業分工中的壟斷地位贏得空間和時間。這樣的圖謀,暴露的正是美國那種“只許自己發展、不許他人進步”的霸權心態;這樣的行為,折射的正是美國一直以來“一家獨大、贏者通吃”的專橫霸道。

  中國有句老話,叫“自勝者強”。面對競爭,最好的做法從來不是抹黑打壓對手,而是提升自身實力。想要保持科技領先,美國本應下大力氣升級本國企業技術、增強自身競爭力,而以白宮前首席戰略顧問班農、美參院少數黨領袖舒默為代表的一些人卻大放厥詞,極力渲染“中國給美國帶來了‘最大的生存危險’”“中國想取代美國的科技主導地位并且一直在偷竊”,并聲稱“5G競賽是一場美國必須贏的比賽”。其實,用卑劣手段打壓競爭對手、人為阻隔互利雙贏的合作,非但不會助推美國信息技術進步,反而只會迫使美國企業使用落后卻昂貴的替代設備,在5G網絡建設中落后于其他國家。用非正常手段為本國發展立起一把臨時的“?;ど?rdquo;,是不能將“假威風”變成“真本事”的。

  有哲學家將“高尚的競爭”喻為“一切卓越才能的源泉”。市場經濟的基本特征就是競爭。一個公平的良性競爭環境,可以不斷激發市場主體的活力,促進生產要素有序流動、資源高效配置、市場深度融合,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20世紀初,美國福特和通用公司正是在你追我趕的良性競爭中,雙雙成就了各自的品牌,做大做強了美國的汽車產業。

  一個張口閉口標榜“自由競爭”“市場經濟”的美國,自己卻無法理性對待競爭,無視國際貿易規則,動輒揮舞貿易?;ぶ饕宕蟀?,打壓他國科技企業,此等言行不一,又如何取信于國際社會?!

  美國拒絕競爭就是阻礙發展進步,“圍堵”對手保證不了自身的領先地位,不正當手段絕非是美國立于不敗之地的“王牌”。熱衷于搞科技霸權的那些美國政客應該想想,為什么縱使美國一些政客使出渾身解數阻撓中國企業參與全球競爭,美國硅谷各大公司依然搶在禁令生效前全功率給中國企業發貨?為什么美國編造各種理由,一再蓄意抹黑華為公司,世界各國依然繼續選擇與華為合作?原因無他,就在于合作是共贏的事業,能夠做大各方利益的蛋糕。拒絕競爭,只會沖擊全球供應鏈并給世界經濟平添不必要的風險。

  幾十年前,中國在被西方封鎖的艱難條件下,依然造出了“兩彈一星”。今天,中國科技創新發展的步伐更不會因美國一些政客的鼓噪和干擾就停下來。奉勸那些美國政客一句:想用強權獨霸阻遏中國科技進步的強勁勢頭,想用圍追堵截打壓中國發展壯大的正當權利,注定是枉費心機!時代潮流不可阻擋。美國不可能靠雕蟲小技、旁門左道保持領先地位。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