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紅色中國 > 紅色人物

穿越火线刷装备软件:戰斗英雄張富清:深藏功名 不負錚錚誓言

2019-05-27 07:48:52  來源:求是網  作者:記者
點擊:   評論: (查看)

穿越火线宣传片视频 www.enhot.icu   革命年代,他英勇善戰、舍生忘死,立下赫赫戰功;建設時期,他放棄安逸生活,主動來到最艱苦的地方建功立業,深藏功名64年;耄耋之年,他不計個人得失,活得樸實而純粹……

  

  張富清年輕時的照片(3月30日翻拍)。新華社記者 程敏 攝

  他叫張富清,一名普通的共產黨員,原西北野戰軍359旅718團2營6連戰士。2018年12月3日,湖北省來鳳縣退役軍人事務局在進行退役軍人信息采集時發現,這座寧靜安逸的小城里竟“藏著”一位有著卓著功勛的戰斗英雄。

  

  張富清當年的報功書(3月30日翻拍)。新華社記者 程敏 攝

  一張泛黃的“立功登記表”上,記錄了這位張富清老人在硝煙戰火中的九死一生:

  1948年6月,他作為十四團六連戰士,在壺梯山戰役中任突擊組長,攻下敵人碉堡一個、打死敵人兩名、繳獲機槍一挺,并鞏固了陣地,使后邊部隊順利前進,獲師一等功;

  1948年7月,他作為十四團六連戰士,帶領突擊組6人,在東馬村消滅外圍守敵,占領敵人一個碉堡,給后續部隊打開缺口,自己負傷不下火線,繼續戰斗,獲團一等功;

  1948年9月,他作為十四團六連班長,在臨皋執行搜索任務,發現敵人后即刻占領外圍制高點,壓制了敵人封鎖火力,完成了截擊敵人任務,迅速消滅了敵人,獲師二等功;

  1948年10月,他作為十四團六連班長,在永豐戰役中帶突擊組,夜間上城,奪取了敵人碉堡兩個,繳機槍兩挺,打退敵人數次反撲,堅持到天明,獲軍一等功。

  ……

  張富清告訴記者,1948年3月他參加了解放軍,不分白天黑夜的戰火紛飛,早已記不清打過多少仗,受過多少傷,但印象最深的是永豐城那一仗。

  “我是夜間躍城,第一個跳下城墻的。很快在腳下刨了個土坑,把捆好的八顆手榴彈和一個炸藥包碼在一起,彈環上栓了個繩索,我猛地一拉,炸藥和手榴彈同時爆炸,炸毀了敵人的第一個碉堡。”講述起往事,老人的臉上洋溢著昂揚斗志。張富清說,他端著沖鋒槍朝敵群猛掃,突然感到頭頂仿佛被人重重錘了一下,他并沒有在意繼續戰斗,直到血水順著臉頰滑下,用手一摸頭頂,才發現一塊頭皮被揭了起來……這是一顆子彈擦著頭皮飛過,在頭頂留下的一道淺溝。

  這場戰斗一直打到天亮,他炸毀了兩座碉堡,繳獲兩挺機槍,四箱彈藥。因在戰斗中表現英勇,張富清獲得西北野戰軍甲等“戰斗英雄”榮譽稱號。

  

  張富清回憶當年并肩作戰的戰友們犧牲時情景,不禁淚流滿面(3月31日攝)。新華社記者 程敏 攝

  戰斗結束,張富清死里逃生,而突擊組的另兩名戰友卻從此杳無音信。

  “收復永豐以后,和我一起的兩名突擊組的戰士,我到處去找……找不到,他們到底去哪兒了?”張富清喃喃道。那些出生入死的戰友,他們很少留下照片,但他們的影子卻深深印刻在了老人的心底,六十余載,成為老人最掛念的人。

  1950年張富清被授予 “人民功臣”獎章。1955年退役后,他將包括“人民功臣”獎章在內的三枚軍功章,和那些證書一起,裝進了一只舊皮箱里,被封存、被隱瞞、被遺忘……

  對于父親的往事,小兒子張健全表示,幾十年來,他只知道父親是一名退伍軍人,從未聽他說起過這些赫赫戰功。

  這些戰斗功勛,為什么從來不講?

  張富清說:“很多戰友,為黨為人民獻出了生命,他們的功勞都比我高,我有什么資格居功自傲、炫耀顯擺自己?”

  瞞得再緊,瞞不過最親的人,只有妻子孫玉蘭最清楚丈夫身上的傷。

  “他的牙齒是假牙,我問他牙齒怎么回事,他就說炮彈打過來把他牙齒炸掉了。我經常笑他的腦袋,我說你是個癩腦袋,他說我這腦袋是在戰場上受傷的。”孫玉蘭笑道。

  在張富清右身腋下,是戰爭中被燃燒彈灼燒黑乎乎的一大片;在頭頂的傷疤至今依稀可見……

  槍林彈雨,視死如歸,大義凜然。那些留在身上的傷痕,是張富清戎馬一生抹不去的“勛章”!

  1955年初,張富清退役轉業,他沒有選擇留在大城市或者回到闊別多年的陜西老家,從武漢一路向西,來到地處偏遠、人才匱乏的湖北恩施來鳳縣,懷著投身社會主義建設的憧憬,先后在縣糧食局、三胡區、卯洞公社、外貿局、縣建行工作,兢兢業業,默默無聞,把余生奉獻給了這座小城。

  1985年,張富清在中國建設銀行來鳳支行副行長崗位上離休,從轉業到離休的30年里,這位曾經的戰場上“排頭兵”,在平凡崗位默默地做著一顆“螺絲釘”。

  

  左腿截肢的張富清依靠支撐架在家里活動(3月31日攝)。新華社記者 程敏 攝

  如今,張富清已經95歲。耄耋之年的他,經歷了人生中的又一次“變故”。

  7年前,88歲的張富清因病左腿高位截肢,家人都以為他的余生會在輪椅上度過。但臥室中的輪椅,張富清卻很少使用。他裝上義肢,想要依靠自己,重新站立起來。

  “我當時想的是,我要發揚保持突擊隊員的精神,我要站起來!”張富清說,比起失去生命的戰友,他的生活是幸福的,這些困難都不算什么。

  他用雙手撐著輔助行走支架,一遍一遍在家中練習行走。練習初期,因為走不穩經常摔倒,受傷流血的意外時有發生。家里的墻壁上,至今還留有他為了重新站起來時流過的血跡。

  靠著一股打不倒的執拗,如今的張富清已經可以自由走動,可以下樓買菜,還會親自下廚給老伴炒幾個小菜。

  一家四代人,如今有6名共產黨員,后輩們都兢兢業業地工作著,子孝孫賢,是晚年張富清最滿足的事。

  身披戎裝,保家衛國;告別軍旅,初心不改。戰爭年代不怕犧牲、出生入死,張富清靠的是一個共產黨員的忠誠信仰;和平時期淡泊名利、扎根深山,張富清為的是不負一個共產黨員的錚錚誓言。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一個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沒有英雄,一個有前途的國家不能沒有先鋒。莫道無名,人心是名。和平年代,英雄事跡和精神仍是激勵人們不斷前行的動力源泉。將英雄精神賦予新的時代內涵,讓英雄人物、英雄精神成為人們心中的精神坐標,讓不朽功績永不磨滅,讓英雄精神熠熠生輝。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