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章中心 > 紅色中國 > 紅色人物

穿越火线图标:鄧中夏與他的同學張楚

2019-05-25 09:45:05  來源:穿越火线宣传片视频  作者:馮資榮
點擊:   評論: (查看)

穿越火线宣传片视频 www.enhot.icu   張楚(1892—1960),字席珍,號柳溪,別號男熙。清光緒十八年十月出生在湖南宜章縣里田鄉的上渡張家村。其父張敦穆,清末太學生,嗣下六個兒子,排行為松、?、槐、楷、梓、材。張楚排行老二。他的小學、中學及專科均與鄧中夏同班同學,在一起度過了朝夕相處七年,畢業后各奔西東,但時有書信往來,詩詞唱酬。

  1911年2月,張楚考入宜章縣立闔邑高等小學堂,與鄧中夏、彭侃、陳憲章等人同班同學。國文教員曹猷春系同盟會會員,經常向學生灌輸一些新思想。稍長,在曹猷春的引薦下,他與鄧中夏、陳憲章一同拜訪了本邑革命志士彭邦棟。是年年底,彭邦棟與曹猷春等在宜章響應武昌首義,率領邑人武裝占領了宜章縣城,成立了“湘南革命實行團”,結束了清政府在宜章的反動統治。由此,他開始崇拜孫文、黃興、彭邦棟這些辛亥志士。

  翌年6月19日正逢端午節,張楚與鄧中夏、陳憲章晚飯后踱出校門,來到縣城附近的艮巖。艮巖為宜章八景之“艮巖龍隱”,洞幽水冽,石竇泉滴,為歷代邑人祈禱雨澤之處。明代戶部尚書、邑人鄧庠有詩贊艮巖曰:

  覆碗沉沉水不瀾,黑云漠漠老龍蟠。

  海門一竅蓬壺近,石窟千尋瑪瑙寒。

  澗草翠涵鳳乍斂,言花紅忍露初干。

  髯翁早為商霖起,須念斯民稼穡難。

  鄧中夏特別喜歡詩末兩句,他反復吟詠,沉思良久。他們仿照桃園三結義的形式,在艮巖內歃血為盟,結拜兄弟。三人以年齡大小排位,張楚為大哥,陳憲章次之,鄧中夏為老幺。三兄弟盟誓:奮發上進,為國棟梁?;氐窖:?,鄧中夏臨睡前作詩《游艮巖望月》一首:

  艮巖風景最雅幽,此日登臨解千愁。

  月明如鏡松間照,甘露沾衣花底留。

  潔泉凈洗賞胸肺,螢火光輝映野疇。

  回憶滿清帝制毒,何時淘汰舊恨休?

  這年的暑假,張楚應鄧中夏之邀,與陳憲章到赤石司度夏,因為鄧中夏的大叔鄧典誥在赤石司做禁煙委員。期間,鄧中夏代叔叔草擬了一張禁煙布告,他叔叔非常滿意,捻著胡須直夸侄兒寫得好。

  1913年3月,鄧中夏和張楚以優異的成績考入郴郡六城聯立中學,一起分配在第七班。他記得鄧中夏還被縣里“獎給稟生”。從縣城到州府,他倆眼界大開。鄧中夏讀了譚嗣同的《仁學》以后,敬佩他為事業獻身的精神,尤為喜歡“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昆侖”的詞句,不時念誦之??斡嗑:屯翹嘎酃賾詿虻溝壑?,立志考入大學及準備留學為國家做大事。

  1914年春,鄧中夏與張楚相約登蘇仙嶺,兩人一路攀爬,登頂攬勝。鄧中夏歸來作《游蘇仙嶺》一首以示張楚。詩曰:

  蘇仙勝景甲郴州,百卉芬芳巖岫幽。

  仰視碧空紅日接,俯觀桔井白云留。

  青巒磅礴來拱狀,紫氣氳氤帳火悠。

  為愛清淑老跋涉,何時有暇再同游?

  是年,鄧中夏與張楚發起并組織宜章籍在郴學生成立“宜章旅郴同學會”,其宗旨是“聯絡感情,交換知識,為宜章興利除弊,改造舊社會”,鄧中夏被推舉為同學會總干事。每個會員交年費2元,準備辦會刊,宣傳新思想、新知識,以啟迪縣人覺悟,一掃宜章腐敗閉塞風氣。但由于畢業在即,眾人備考,會刊便夭折。

  5月間,湖南高等師范學堂開設文史專修科,學制兩年,旋即在全省招生。鄧中夏和張楚決心報考這個學校。因為尚未畢業,沒有畢業證,鄧中夏便借了哥哥鄧隆泮的畢業證,更名鄧康報考。赴長沙考試之前,兩人相約再次來到艮巖故地重游,三人結拜,今余兩人,不勝感慨。兩人相約斗詩,鄧中夏得“魚”韻,口占《艮巖一首得魚字》,云:

  洞口何年辟,我來巖正初。

  懸岸垂細草,淺水足游魚。

  樹影清流底,鐘聲高訟余。

  尋山勞履齒,臨眺獨躊躇。

  張楚的詩集為《柳溪詩鈔》,未付梓,今已散佚,無從得閱,惜哉。

  聯中七班有9人報名參加考試,張楚與鄧中夏及鄧中夏的小叔叔鄧典訓一起取錄了,鄧中夏與張楚分在湖南高等師范學校文科乙班,鄧典訓入該校博物科。校長時為劉宗向,國文教員吳獬。同班同學有蔡林彬、王光霞、朱芳圃等人。鄧中夏一面努力學習國文,一面尋求新知識、新思想。鄧中夏的成績在全班前幾名,尤其是國文。他的作文《擬柳子厚零陵郡復乳穴記》、《擬馬文瀟戒兄子書》、《擬蘇東坡游赤壁賦》等,深得國文教員吳獬喜愛,都被作為范文,在校內張榜公布。學習之余,鄧中夏常邀約同學或飲酒賦詩,探討國內大事,或相約爬岳麓山,登高攬勝,描繪無盡風光。后來成為河南大學教授、我國著名的甲骨文專家的朱芳圃回憶說:“和森沉默寡言,終日伏案用功。中夏性格豪爽,喜交游,好談論,溫和中帶剛毅之氣。由于大家課余飯后常結伴出游,接觸多,所以很快便成為親密的學友”。

  是年冬,袁世凱宣布實行帝制,改中華民國為中華帝國。時值長沙大雪,鄧中夏與張楚、蔡和森等同學課后登岳麓山觀雪景。觸景生情,鄧中夏便寫了《岳麓山觀雪》贈張楚,詩云:

  瑞雪霏霏四海揚,億兆蒼生慶豐穰。

  愛晚亭傍楓樹白,云麓宮外梅花芳。

  滾滾洞庭翻冰浪,巍巍衡山換素裝。

  可憐奸賊改洪憲,日出霜消轉瞬亡。

  楊昌濟先生時在高等師范教授《倫理學》課程,又在湖南第一師范上《修身》課,鄧中夏與蔡和森常利用星期天過江到楊先生寓中請教,結識了第一師范的毛澤東、張昆弟等人。共同的志向是他們很快成為十分要好的朋友。

  1916年中秋之夜,張楚應鄧中夏邀約與朱芳圃蔡和森等同學登上岳麓山頂云麓宮賞月,大家一時興起,每人作詩一首。鄧中夏卻作了兩首,一首為《夜游岳麓山》:

  麓山高處隱天光,待月何人踏夜涼。

  燈火萬家迷故國,江流一線認危檣。

  青燐應有血成碧,白骨終當土化黃。

  載酒過從思沃酹,滿天風戰一林霜。

  另一首《登麓高待月》:

  山椒零露泫珠光,結伴登臨兩袖涼。

  出谷梵鐘警落木,隔江星火照連檣。

  高垣唵暖生虛白,野徑依稀認抱黃。

  省識青燈書味好,滿庭何必月冬霜?

  同學們聽完他的吟誦,齊聲叫好。

  半月后的11月4日,幾人再度登岳麓,鄧中夏又賦詩《九日登岳麓山,次蠡屋九日柬白云上人原韻》一首:

  徒倚山亭萬里秋,漫同王粲賦登樓。

  風高衡岳迴寒雁,日落長沙杳去舟。

  大地紅羊悲舊劫,荒落黃葉悵重游。

  偷閑醉把茱萸看,且學盧家號莫愁。

  自湖南高等師范學校畢業后,鄧中夏隨在國務院銓敘局的父親鄧典謨入京,考入北京大學國文門求學,張楚則留在長沙,初任《湖南民言報》編輯,后入湖南省長公署任顧問官。兩人一南一北,相互牽掛。是年秋末,張楚給鄧中夏修書一封并隨信贈詩若干,贈詩曰:

  愛國英雄喜出頭,妙如學士登瀛洲。

  趁時快快云梯上,好看文光射斗牛。

  字里行間,寄托著張楚對鄧中夏大展鴻圖的殷殷期望。鄧中夏回信亦作《雅集索賦》作答:

  麓山雅集興何如,況復秋生感慨俱。

  星帶草堂桐影瘦,江流盤嶺雁聲疏。

  范滂明志曾持轡,溫嶠求名愧絕裾。

  相見時難休錯過,清詞麗句盡情攄。

  1919年3月,張楚又給鄧中夏寫信并贈詩。鄧中夏隨即回復,并步張楚詩原韻,作七律《贈張楚》一首:

  天涯地角嘆參商,渭樹江云一夢梁。

  公瑾醇醪容易醉,郇侯肴饌洵難忘。

  惟欣燕國文章妙,尤羨曲江風度芳。

  何日登堂重晉謁,萱帷藹藹慶霞觴。

  又七絕四首:

  其一:

  長沙分袂行匆匆,勞燕分飛各西東。

  何日登樓話舊雨,幾時促膝挹春風。

  其二:

  湘江離別忽三載,胡馬嘶秋懷故人。

  岳麓峰上風月好,一覽眾星搖北辰。

  其三:

  金臺作客三春秋,回憶章江懷故游。

  彈指艮巖唱和處,數曲清泉韻悠悠。

  其四:

  憶昔麓山共琢磨,陽春白雪相和歌。

  高山流水知音少,不見鐘期嘆奈何。

  1920年,鄧中夏發起成立北京大學平民教育講演團、北京大學馬克思學說研究會,他在追求馬列主義、組建中國共產黨北方黨組織的繁忙之中,仍然不忘遠在長沙的張楚,曾作《懷學兄張楚》詩一首:

  昔年同學岳麓山,今日分離隔海關。

  忽往天涯與地角,或走東北或西南。

  丈夫意氣尚堅決,創造乾坤有何難?

  登高自卑終達巔,毋急毋荒毋盤桓。

  神州茫茫多荊棘,仍須消滅極加餐。

  中國共產黨成立后,鄧中夏成為職業革命家,四處奔波,居無定所無暇顧及張楚等舊日同學,兩人的聯系日漸稀疏了,從此再沒謀面。

  鄧中夏投身人類最偉大的事業,成為無產階級革命家、思想家、政治家、理論家、著名的工人運動、學生運動和青年運動領袖,血灑雨花臺,英名永存。張楚雖歷任湖南省長官公署顧問官、陸軍團長、參謀長、教師等職,卻始終默默無聞。他與鄧中夏交往甚密,卻沒參加共產黨;雖擁護孫中山,亦未加入國民黨。新中國建立后,土改反霸等歷次政治運動中他都有驚無險。他比鄧中夏的另一個同學廖書倉要幸運得多,安然無恙在故鄉終老。

  更難能可貴的是,張楚保存了鄧中夏與他唱酬的所有詩作及信件,直到上世紀五十年代初,經劉少奇批準,鄧中夏夫人夏明女士及著名作家魏巍等人來宜章縣征集鄧中夏生平史料時,他毫無保留全部予以相贈。本文所述鄧中夏的早年詩作,便是張楚精心保存下來的。張楚先生為中國現代革命史、文學史保留了極其珍貴的史料,功不可沒。

  (作者系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中國電視藝術家協會會員、高級編輯、教授,公開出版有《鄧中夏年譜》、《鄧中夏青少年時代的故事》等著作)

相關文章